<xmp id="qlgyl"><form id="qlgyl"></form><xmp id="qlgyl"><form id="qlgyl"></form>
<xmp id="qlgyl"><xmp id="qlgyl"><form id="qlgyl"><form id="qlgyl"></form></form><xmp id="qlgyl">
<xmp id="qlgyl"><form id="qlgyl"></form>
<xmp id="qlgyl"><form id="qlgyl"></form>
<xmp id="qlgyl"><form id="qlgyl"></form>
<form id="qlgyl"></form><xmp id="qlgyl"><form id="qlgyl"></form>
<xmp id="qlgyl"><form id="qlgyl"><button id="qlgyl"></button></form><button id="qlgyl"><form id="qlgyl"></form></button><button id="qlgyl"></button>
<form id="qlgyl"></form>
<xmp id="qlgyl">
<xmp id="qlgyl"><xmp id="qlgyl"><form id="qlgyl"></form>
<xmp id="qlgyl"><form id="qlgyl"><button id="qlgyl"></button></form> <xmp id="qlgyl"><button id="qlgyl"></button>
<xmp id="qlgyl"><form id="qlgyl"></form><form id="qlgyl"></form>
<xmp id="qlgyl"><form id="qlgyl"></form>
<form id="qlgyl"></form>
<xmp id="qlgyl"><form id="qlgyl"></form><xmp id="qlgyl">
<form id="qlgyl"></form><form id="qlgyl"></form>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走進伊仕 新聞中心 產品與服務 人力資源 研究院 企業文化 招商中心 聯系我們 English
新聞中心
伊仕新聞
行業看點
 
行業看點
特異性IgE如何溯源到總IgE?

做過敏原檢測試劑的同僚一直在無休止地討論這個問題,特異性IgE的檢測是如何溯源到總IgE的?

過敏原檢測試劑的老大哥Phaida確實是用一條曲線給所有特異性IgE項目去賦值的,為什么他們可以這么做?難道每個項目的曲線真的是一模一樣的嗎?如果不請來Thermo的技術人員給講解一下,我們還真是很難理解這樣的一個操作。

我們之前講過,總IgE和特異性IgE在CAP頭、校準品、酶上都有區別,說明了這完全就是按照兩套系統來做的,特異性IgE只需要將線性范圍包含0.35-100kU/L的區間就可以,總IgE則要覆蓋2-5000kU/L的這樣一個大的檢測范圍,所以這注定了兩個系統不是采用的同一組配對抗體。但是不管這兩個系統有什么樣的區別,當采用檢測范圍內的IgE國際標準品的稀釋品去檢測,檢測出來的值都是靠譜的。

所以,我們來看一下特異性IgE的曲線,其實Thermo就是做了檢測區間包含0.35-100kU/L的一個總IgE檢測試劑。為什么這條曲線可以給不同的項目來賦值,Thermo產品經理解釋說這來源于他們的兩個組分,一個是CAP頭的材質,采用的是CNBr處理的纖維素,對天然蛋白有極強的吸附能力;二是他們抗原的選取,不同項目的特異性IgE與他們選取的抗原的結合特性是一致的。的確,他們說的這兩點對于他們試劑的質量保證是極為關鍵的兩個因素,但這聽起來解釋的并沒有那么直接。

我們來分析一下他這句話的意思,尤其是第二點。由于曲線和各個特異性項目采用的是相同的酶,所以我們可以想象在一個理想狀態下,如果特異性項目和曲線測出來的熒光值相同,那么就可以證明此時特異性項目抓住的sIgE和曲線抓住的tIgE的量是相同的;但是有一個問題,這兩者各自的“抓取效率”如何呢?

比如雖然同時抓住了100個IgE,但是sIgE是從1000個sIgE的基礎上抓住的這100個,而tIgE是從500個tIgE的基礎上抓住的這100個,顯然,我們不能認為這條曲線對sIgE的檢測有很好的指導意義;而兩者如果有相同的“抓取效率”,那么我們就可以認為這條曲線對sIgE的檢測有很好的指示作用。那么好了,如果你選的各個項目的抗原在各個濃度點都具備這樣的特性,這就達到了Thermo產品經理所謂的“sIgE與抗原的結合特性是一致的”這樣的一個結果,所以每個項目共用一條曲線是可行的。

但是我們知道,如果某幾個項目達到這樣的狀態是可行的,想讓全部的項目都能達到這樣的結果是一件過于困難的事情,所以還有一個辦法可以實現這個結果,那就是曲線的校準。我們之前的文章里提到過,如果我們確保各個項目在0.35-100kU/L的區間都是遞增的,這個時候我們就可以將各個曲線通過各個的校正方式來實現曲線的近似統一。如此來看,這種做法就說的通了。



那么,Phadia的曲線究竟是真的達到了一致,還是經過校準后的一致呢?我們說不清楚,因為之前的同僚說用戶塵螨的項目放到梧桐的點位測試,兩者測得的結果確實有細微的差異。理論上,既然Phadia給我們鋪好了一個比較穩定的平臺,我們就可以踩在它的肩膀上去做事才是最快捷和最靠譜的,也就是我們的企業內參都可以靠它來溯源。

但這樣存在很多問題,比如過敏原的原料實在是太難篩選了,我們很難篩到與Phaida測試結果一致的原料;而且如果我們的試劑做成了多聯檢,那一個盒子如果有N個項目就要產生N條曲線,費時費力。所以我們也可以按照曲線校正的方式,將不同的曲線近似擬合成一條(比較考驗數學功底),用tIgE來代表。

這樣一來,我們就省去了很多麻煩,唯一麻煩的就是產品注冊的時候需要和藥監局的老師如何去溝通這個問題,因為他們可能也很難想通這樣的一個做法是否具備可行性。


2023-9-7
公司旗下網站
伊仕生物家庭自檢網
北京科衛臨床診斷試劑有限公司
伊仕生物臨床檢驗網
伊仕生物毒檢網
伊仕生物外貿網
北京納捷診斷試劑有限公司
無錫市歐普蘭科技有限公司
 
友情鏈接
中國體外診斷網
中國禁毒網
Copyright © 2014 南通伊仕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蘇ICP備16031803號-2  服務熱線:400-0051-369  技術支持:HUOSU
51Aspx
 
在線咨詢 客戶服務

掃一掃關注我們
 
400咨詢電話
只收市話費


av一级黄片激情a级